文物鉴定
古玩鉴定Content 首页 > 古玩鉴定 >
民间收藏最古老完整《大藏经》

东仓家族世代收藏的《大藏经》,是迄今发现由民间藏族家庭收藏的最古老、最完整的《大藏经》。这部已有千年历史、闻名藏区的《大藏经》,目前存放于政府出资修建的玉树州东仓《大藏经》珍藏馆,该馆于2009年建成投入使用。记者日前在采访中发现,尽管政府给予了帮助,但由于这部《大藏经》属家族私人文化遗产,在保护、传承等诸多方面存在问题,随时有受潮、虫蛀、破损和被盗的危险,整理、修复和研究工作遥遥无期。珍贵历史文物被埋没在尘灰之中,东仓《大藏经》命运堪忧。

7月19日下午,记者走进玉树州首府结古镇东仓《大藏经》珍藏馆。这座藏式二层小楼,是政府首次为民间家庭出资修建的保护文物的建筑,总面积达456平方米。

珍藏馆的木制经架内,贮存了大约200卷包裹好的经卷。“这是已经整理好的《大藏经》经卷,仓库里还有500卷左右,装在麻袋里,页码都乱了,需要专家来整理和保护。”东仓家族成员尕玛曲桑一家5口暂住在珍藏馆,他对记者说:“文革期间,因火灾损失了一部分,玉树地震中,部分书页边缘磨损,经历这么漫长的岁月,经书的页面已经很脆弱,不敢轻易翻动。”

尕玛曲桑向记者展示了一份《大藏经》经卷,金粉手写的经文字迹工整清晰。“这个纸张是秘制的黑纸,能防虫蛀,经文全部都是手写体,其他的经卷也有用金银粉、朱砂、墨等书写在牛皮、桦树皮和藏纸上。”记者注意到,保护经卷的木制夹板上雕刻着佛像,以及象、马、莲花等图案,皮质捆带上还压制出六字真言图案。“夹板多数选用的是檀木,压花捆带很特别,有一位专家说他走过三四百家寺院,都没见过这种捆带。”尕玛曲桑说。

据玉树州博物馆副馆长扎西卓玛介绍,东仓家族的先祖是格萨尔王手下30员大将之一的东·白日尼玛江才,《大藏经》就是白日尼玛江才收藏的,距今已有1000多年历史。东仓《大藏经》中不但有甘珠尔、丹珠尔等佛教经典,还包括了几乎所有藏族学科的内容,被称为藏族百科全书。其所用的藏纸有黑、蓝、绿三色。其中,用金、银粉书写的藏文经卷就有200多卷,全部写在黑色的藏纸上。东仓《大藏经》内容庞杂,藏量巨大,搬运时装了163麻袋,初步整理发现,数量超过700卷。扎西卓玛说:“比较难得的是,东仓家族的收藏中还包括东仓家史,因为缺乏整理和研究,尚鲜为人知,应该有较高的文献价值。”

扎西卓玛告诉记者,玉树地震前,《大藏经》的看护和整理,主要由东仓家族后裔东仓保毛的丈夫次成文青和女儿更松代忠负责,2010年玉树地震中,存放《大藏经》的房屋倒塌,《大藏经》被埋,次成文青和更松代忠遇难。震后,东仓《大藏经》全部存入由政府投资200余万元修建的东仓《大藏经》珍藏馆,仍由东仓家族后裔管理。

尕玛曲桑是次成文青的长女婿,在结古镇做些小生意维持家人生活。他说,平时出门都会担心《大藏经》的安全,怕被盗,怕出什么意外,就像压在心头的一块大石头。由于这些文物是家族文化遗产,凝聚着东仓家族的心血和精神,交由他人管理,东仓家族的人也不放心。“我们想延续由家族管护的传统并将东仓《大藏经》发扬光大,也想让这个博物馆能正常运营下去,很多家乡人想看,但我们现在不敢轻易拿出来。”尕玛曲桑对记者说,“还有很多经卷没有夹板,没有皮筋捆绑、落满灰尘。还有那么多没整理出来,有的页面断裂、边缘磨损,需要专家来帮助修复,我们真的很着急。”

国家如何保护属于私人的文化遗产,从法律角度如何界定其中的责、权、利是一个新课题,也是东仓《大藏经》传承至今面临的首要问题。扎西卓玛说,这一矛盾在全国各地都存在,私人对如何处理属于家族的文化遗产有决定权,而文物部门的经费使用也有明确的规定。但不管有哪些具体的困难和障碍,尽快保护好、整理好东仓《大藏经》,让其历史价值不再蒙尘,应该是东仓家族和文物保护部门共同担负的责任和使命。

分享到:
文物鉴定
古玩鉴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