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物鉴定
古董鉴定Content 首页 > 古董鉴定 >
是何意态奇且杰
作为诗人、画家、书家的张穆,诗、画是他抒发情感、表露心声的手段和需要,并不刻意要成为诗人或画家。他自言:"铁桥道人家罗浮,少年放志凌沧州。纵横宇宙觅知己,长啸不遇归山丘。石田不足浊醪醉,弄墨聊戏诸华骝。孙阳已杳谁复识,但取升斗疗贫忧。作诗或是寄胸臆,吐纳自爱烟云秋。残丝断壁人所弃,必欲惊世非本谋。十年尘土封素面,安有杵臼来清眸。"当他驰骋边塞、建功立业的抱负不能实现时,便寄情诗画,以抒胸中奇逸之气。张穆作诗,是为了表达心声,因此充满了真情,因为充满了真情,所以掷地有声。他的诗在当时就获得很高评价,"慷慨悲歌,渊渊出金石声"⑩,"铁桥道人之诗,华不掩朴,质能兼文,盖若商彝周鼎,一片古光欲发不发,自非大具眼人,未容别识。"。他擅长画马,是因为从小就爱马、蓄马,对马的形态、习性有着深人了解。在骑马挎刀杀敌立功的理想破灭后,又将画马作为一种寄托,在马身上倾注了他的感情,表达着他的爱憎好恶,马成为了他生命的一部分。他作诗作画都是一种抒发内心情感的需要,因此他的诗画自然真率、感情诚挚、个性鲜明,在岭南诗坛画苑堪为翘楚。他的书法也一如此境。
张穆书迹传世较多,但独立的书法作品不多,书迹多见于绘画题识。

据汪、黄《张穆年谱》载,现存张穆最早画迹为何曼庵先生所藏《兰石》金扇,署题曰:"九畹春风溥,三湘夜雨霏。江头翻翠佩,款款两姚妃。壬申四月,似文甫先生, 张穆。"这也是现存张穆的最早书迹,26岁时之作品。

张穆30岁以后的画作书迹存世较多。有明崇祯十三年〈1640年)34岁作的《小鸟竹石图》册页、《麻雀图》册页(据《年谱》〉,同年又有《牧牛图》册页(藏广州美术馆),画上都有较简短的题识。

1647年,张穆41岁作《八骏图》卷(藏广东省博物馆)书款共十行:"穆王西返八龙空,留影犹能绝世雄。身染瑶池五云彩,至今毛鬣散秋风。丁亥中秋,彦兄以前画八骏图书款,并题似政。张穆。"通篇书法体势规整,七言诗书体楷意较浓,署款则带较多行草味道,字形显偏侧之态,横画较细,竖画较粗重,转折处多出以方笔,源自米书的体势有较鲜明的表现。

由于史料记载和实物资料的缺乏,我们现在无法知道张穆早年学书时对古人书法进行过怎样的学习,但从他书作点画、用笔、体势看,张穆对古人法书应该是下过一番学习、临摹功夫的。

明代晚期,董其昌以其对书法、绘画和书画理论的贡献而雄踞书坛画苑盟主地位。虽然当时有"邢、张、米、董"之说,但邢、张、米三家都不足与董其昌相抗衡。董其昌的书法博采众家而自成一格,因此,对他的书法渊源各家有不同的评论,但其中的米书神韵是各位论者都认同的。董其昌出,以书坛领袖相号召,取法董字成为明末清初书坛时尚,研习米书亦成风气。虽然习字者的师承取法主要取决于个人的艺术追求和个性等主观原因,但时代审美情趣和审美观念对个人艺术追求有着不容忽视的影响。

张穆其时,学习米书是一种时尚,但选择米字作为自己的书法风格基础,与张穆的个性和生活态度有密切关系。张穆少时读书罗浮山中,得自然山川之滋养,惆傥任侠,慷慨豪爽,好交游,重情义,性格内向、深沉,不苟言笑。甲申之后,国破家亡,更有一腔抑郁不平之气。邝露说他:"穆之垂天之羽,困于燕雀,生平不见可喜,韫言笑,短小类郭解,深沉类荆卿,相剑类风胡,画马类韩干。饮不能一蕉叶,而日游于酒人; 储不能逾儋石,而好散粟募士。"@张穆倜傥任侠的个性和自然超逸的米字一拍即合,深沉内向的性格和胸中的郁结之气又使"风樯阵马,沉着痛快"的米书在张穆笔下变得凝重、遒劲、欹险。

50岁至70岁这二十年,是张穆创作的旺盛期,这时期存世作品最多,存世的独立书法作品也都是这时期的。香港中文大学文物馆藏他作于1667年(康熙六年)的行书册页,书《送郑邑侯解组》七律诗一首;作于1669年(康熙八年)的《滚尘图》卷(藏香港中文大学文物馆〉,有189字的长篇署题,中有著名的《画马引》一诗;传世的张穆书法巨迹也是他书法的代表作,是为香港中文大学文物馆收藏的《自书诗册》。该诗册书诗12首,行草书体,分别为《惠城逢曹公子》、《惠州西湖十首之三》、《题叶金吾湖山》、《雷城元夜楮邑令衙斋赏雪》、《西濠夜月有感》、《西郊社集同岑梵则王说作翁山高望公诸子》、《梅花三十之一》、《睡燕》、《咏睡凫》、《崔子霞仙人故宅》、《小姬索诗戏赠》、《咏水仙》,书于1673年(康熙十二年〉,其时67岁。这时期张穆的书法个性已经成熟。他的书体以米字为基础,又融合众家之长,形成了自己的特有面貌:字形狭长,结构奇险,取欹斜之势;点画精细、轻重错落,线条明晦、浓淡富于变化,略带涩势;行笔中锋、偏锋交替,巧拙互见,体势沉厚凝重而又遒健超逸。陈永正先生评曰: "可谓萧心剑气,文人侠士,合而为一。"⑩

现在所能见到的张穆最晚书迹是何曼庵先生所藏《兰石》扇面的署款〈见汪、黄《张穆年谱》〉,行草书"壬戌蒲节似以钰家弟正。兄穆"12字,其时张穆76岁。这件张穆书迹给人一种点画披离、随心所欲、纯任自然的感觉。使转圆浑、正欹互见、心手相应、仪态万方,即所谓的"人书俱老"。是一种不讲究法度而又不逾法度,不追求完
美而兴味天成的境界。

陈恭尹在题《张穆之画麿马歌》中说:"张公捉笔初无意,乱点离离墨光渍。袖手方回惨淡思,满堂忽作飞腾势。尤工画麿与画马,岂有鬼神立其臂。是何意态奇且杰,历落高深见胸次。"^此虽为论画之语,然与其书同旨同趣。张穆虽然意不在书,但作书时态度认真不苟且,因此他的书法作品传世虽少却都是精品。他通过书法表达着他的胸襟、情感、气质、个性和做人的态度,从而也锻造着属于自己的独特书境。

一直以来,张穆画名甚显而诗名、书名不彰。但亦有慧眼识俊才者,马国权先生在何氏至乐楼1974年刊印的《铁桥集》前言中说:"他的诗作的造诣之高,并无惭于岭南三大家"。陈永正先生在《岭南书法史》"明末遗民书家及书作"一节中,介绍的第一位书家就是张穆。随着张穆书法作品的不断被发现和介绍,张穆书法鲜明个性和独特书境的审美价值将会愈益显现出来。

本文有古董鉴定中心整理发布http://www.chinawenwu.cn


分享到:
文物鉴定
古玩鉴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