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物鉴定
瓷器鉴定Content 首页 > 瓷器鉴定 >
丘小君父女与四件国宝

为追讨、购回流失海外的珍贵文物,2002年中国政府设立了“国家重点珍贵文物征集专项资金”。两年后,2004年3月,国家文物局在美国纽约苏富比春季中国古董艺术品拍卖目录上,发现四件国内少见的珍贵文物:一是康熙紫檀镶嵌彩绘庭院人物图十二围屏(一套),宽53厘米,高292.5厘米,一般只有皇宫才能容得下此物,经查果然是八国联军入侵圆明园时流失出去的文物;二是康熙辛丑款铜胎珐琅花蝶题句对杯,此杯应是清宫最早烧造的珐琅精品,是存世不多的稀有文物;三是一匹无鞍的、高达75厘米唐三彩马,造型仿自“昭陵六骏”中的三花马;第四件也是八国联军侵华时流失海外的宫廷遗珍雍正款豆青釉青花云螭纹折沿盘。国家文物局召集专家反复研究后,决定启用那笔“专项资金”,购回这四件文物。

  时间紧,国家文物局派人去美国竞投这四件文物已不可能。再说那样做树大招风,容易被人利用。最好的方法,是在美国找到一位可靠的代理人。这时耿宝昌向国家文物局推荐丘小君,说:“此人曾是跟我多年的学生,鉴定能力强,而且正派、厚道。”国家文物局同意,耿宝昌便打电话给丘小君,丘小君满口应允,说这正是他报效祖国的好机会。于是,国家文物局有关部门负责人,与丘氏父女正式签订了代为竞拍那四件文物的协议书。丘安妮英语好,有美国身份,且是美国注册的古董商,去拍场竞拍名正言顺,丘小君拉她一起为祖国效力。

  2004年3月23日,预估花百万美元才能拍得的那四件拍品,丘氏父女仅用62万余美元将其竞拍到手,之所以如此便宜,奥秘是丘小君事先做了大量的工作。丘小君深知国家文物局筹措“国家重点珍贵文物征集专项资金”不易,往后回购流失文物的项目多着呢,应当节省着用钱。他挨个儿拜访或打招呼给那些意欲竞拍这四件拍品的华人古董商和收藏家,说这四件东西我要了,恳请朋友让一下。若知对方是爱国的,丘小君干脆明示说,他代国家文物局竞拍这四件流失的文物。赴美数年,丘小君广交朋友,古玩圈中威信颇高,大家一听全给丘小君面子,于是就成全了丘氏父女,让他们得以很低的价格拿到了四件拍品。譬如那件唐三彩褐彩三花马,苏富比预估价18万至25万美元,国家文物局给丘小君制定的上限是46.34万美元,然落槌价仅为16万美元。

  任务完成得相当漂亮,丘氏一家非常高兴。国家文物局这边也很满意,单等四件文物回国时办场展览,庆祝一番。但没想到,就在四件文物封箱启运后即将出关的前一天,美国纽约法院一纸“禁运令”将其扣押在美国海关,原因是丘安妮的丈夫艾克曼向法院提交了离婚诉状,并且诬陷被告丘安妮把属于他们夫妇共同财产的那四件文物私自运往中国。如同晴天霹雳,这消息一下子震蒙了丘小君。

  原来,竞投成功后,艾克曼从丘氏父女喜形于色的言谈中,得知那四件文物价值可翻数十倍,心底顿时生发出邪念。他劝妻子丘安妮找借口把那四件文物“吃掉”,丘安妮告诉他“那不可能”。遭到拒绝后,艾克曼不动声色,他知道妻子、岳父母早有回中国香港看看的打算,他就主动地买来机票,并且热情地随机护送,把妻子和岳父母送回到香港,路上还大谈他将在香港置业的计划。到达香港后第三天,艾克曼找借口飞回美国,一到美国他立刻奔向法院,试图截留那批中国文物。

  一场严峻的考验摆在丘氏父女面前:假如他们承认那是所谓的“夫妇共同财产”,或许能让鬼迷心窍的艾克曼撤诉,保住丘安妮的婚姻,此时夫妇俩已育有一个男孩;假如他们奋起还击,等待着丘安妮的必是离婚的结局。何去何从?丘氏父女选择了后者,他们认为,文物已经是国家的了,必须让它们回归到祖国,它们已被洋人掠夺过一次,不能让它们再次被掠夺,不管掠夺者是谁!于是,丘氏父女勇敢地发起文物保卫战。官司打得非常艰难。东西的确是由丘安妮竞投下来的,而丘安妮又的确是艾克曼的妻子,表面看那的确是有“夫妇共同财产”的可能,而艾克曼又非常有钱,请了一个特别能矫情的美国律师。丘安妮持有中国国家文物局与其父女二人签订的竞投委托书,无奈法官不认,法庭形势初期对丘氏父女不利。那些日子,丘小君压力巨大,寝食不安,一旦败诉,他丘小君还有何颜面再回祖国,再见他的恩师和同胞?此时,北京方面已经有人怀疑这是丘家人见利忘义,故意作局。

  半年后,当年9月24日,法庭第五次开庭。中国国家文物局派出一名处级官员赴纽约出庭为被告丘安妮作证,并且出示了由国家文物局将竞投款项直接电汇给苏富比的书面证据。直到这时,法官才彻底看清了原告艾克曼的丑恶脸面。法官宣判艾克曼败诉、“禁运令”当即解除的那一刻,丘小君站起来冲出法庭,跑到院子里号啕大哭。  原载《天津日报》

分享到:
文物鉴定
古玩鉴定
 

扫描并关注

微信在线客服